青海湖之旅07:终结篇——我戒烟了

首页>> 摄影·Photography

青海湖之旅07:终结篇——我戒烟了

吴佩元 摄影·Photography 16-07-22 15565 0

当晚,包括老牟在内的好多人都说不喝了。

当然,是发生在卓玛进来敬酒之前。

当时,我没说过不喝了的那样的话,我知道一定得喝点才解乏。

没想到进来的是一家藏式的酒店。先是一头扎进了演出现场看表演,再回到桌前就找不到北了。

这儿酒桌上的规矩与咱们孔孟之乡大相径庭。大圆桌上没有主陪副陪主宾副宾,爱怎么坐怎么坐。所以我找不到北了——有几张新面孔,到底谁做的东道呢?

更没有开席的致辞,上来就喝。在华阴撸串的时候,也是这样。开席就可以打通关!正在摸不着套鞋之际,呼啦啦进来一帮盛装的藏族朋友。

他们拍着掌打着鼓载歌载舞,十分热闹。

更热闹的是:美丽的卓玛的托盘上有晶晶亮的三杯青稞酒。一见我就笑了。这三杯酒有人躲不过的。出乎意料,本来就不喝酒的人见此情景居然都很主动的喝了个底儿掉!

老牟和管林的照片哪里去了?管林三杯倒在一个碗里一口喝掉,他爱的不是酒,是美丽的卓玛。轮到老牟的时候歌舞停了,他发问:怎么停了?然后歌舞又起。他爱的不是酒,是这个仪式。

我老人家连酒带人带歌舞都爱。并且事还没完,后面又来了一轮:不知是老板还是什么人,反正也是藏族的朋友——我还被他称为不像汉人,像康巴汉子!

听说后面还有好多轮——真草鸡了,幸亏只是说笑。

然而,还是展开了。

新面孔:玉儿。《越野十年》的作者。车手、摄影师。第二天跟我们一起去了希望小学。

前排自左至右:羌、玉儿、峰、周总(后来搞明白了,是今晚的东道)

后排自左至右:超、凯、师兄

号称西宁第一嗓的藏族歌唱家。他坐在我左手边,我们和羌一起吃了不知多少杯。

拿相机的人总是站在镜头后面是为什么?我站在镜头后面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。

以后参加这样的事,绝对不要带相机。痛定思痛。

三位越野车手比较嗨!

老牟很心仪这位女子。我老人家也很敬佩这样一人一车独闯无人区的女汉子。

小五喝萌了!

玉儿的座驾。

关于赞助的场面就不在这里陈列了。我只捕捉一些孩子们的笑脸,可以让我近距离再次感受一下童真。

除了一些物资、书籍外,超总另外还用现金表达了一下对孩子们的祝福。

教室里,粉笔给我的触动最大。挨过不少粉笔头甚至黑板擦。也用粉笔雕刻许多小人儿。喜欢粉笔写在黑板上的质感与音效。总之,它能激起内心深处小小的波澜。

工作原因,一段时间经常出入小学校园。现在条件多数很好,但有些关于教育事业的事,依然让我五味杂陈。

好了,再见了兄弟。没能跟师兄当面告别。跟小五演出了恋恋不舍的剧情。装车的时候,小五给我一根烟,我说我要在回程上戒烟了。他说还没开始。于是我抽了我烟民生涯的最后两根儿烟。


电影手法闪回一下。高速镜头:脸红脖子粗的喝高了

没跟羌合过影,只喝了数不清的青稞酒。

这是《别董大》的当代真人秀。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

中国的戏剧真的是很牛的艺术。在舞台上迈碎步兜一圈,从山东登州府就到东京汴梁了。我们也是如此,两千来公里也就一眨眼的功夫——

到家了。


这篇游记写到最后,已无多少思辨之心。到了青海湖,虽是靠近了一步,但总归是来也匆匆去也冲冲的。再多说,太矫情。


去的路上,早戒了烟的薛超被我们醺的又开抽,还指摘我的“戒烟之旅”是骗人。


在回程的车上,任凭他们怎样引诱,我竟然对烟打不起任何兴趣,跟从来没吸过烟似的。


都说戒烟需要毅力——

我笑了:有些事要往小里想,就把它当个P,放了,就释然了。


这趟青海之行,我戒了烟。


【全文完】


王教授、一枚,马院长、冯靖,你们的赌局还算数吗?

  • 0

    没懂

  • 0

    路过

  • 0

    支持

  • 0

    牛B

  • 0

    Shit!

  • 打赏

    Reward to this article
    本文获得(0)次打赏

  • 关闭X
    微信扫一扫扫描二维码或长按识别二维码
    手机支付宝扫一扫,扫描二维码


 

发表评论:

选择头像关闭

  • 切·格瓦拉

  • 雷锋

  • 玛丽莲·梦露

  • 奥黛丽·赫本

  • 爱因斯坦

  • 卓别林

  • 马克思

  • 约翰·列侬

  • 毛泽东

  • 迈克·杰克逊

  • 邓丽君

  • 外星人

你还可输入140个字

搜索
QQ登录
标签列表
图标汇集
   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聚合
最热文章